星座能否影响爱情(下篇)

摘要: 星座跟爱情搭上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关于不同星座的人的爱情的和谐性都被数值化,让大家觉得真实可信。甚至有调查结果,从某些方面显示出爱情由星星来掌管。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10-29 23:30 首页 博科园

        星座跟爱情搭上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关于不同星座的人的爱情的和谐性都被数值化,让大家觉得真实可信。甚至有调查结果,从某些方面显示出爱情由星星来掌管。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在上期刊登的“星座能否影响爱情(上篇)”中,我们谈到针对夫妻出生日期所做的统计学研究,结果竟然是在一定程度上“支持”星座和爱情之间存在着密切的联系。由此来看,人出生时,头顶的那些星星似乎真有左右爱情的魔力。不过在考虑更多的因素之后,结果可能就大相径庭了。


“机缘”来自填表错误


        我们应该意识到,在统计当中有三个因素会影响到结果。首先是概率问题,在一般情况下,所选择的对象越多,其结果与趋势的相对差异越小,但偶尔也会存在一些特例。其次,那就是我们几乎不可能完全精准地测度任何事物。比如,生日只是众多个人信息中很基本的一个,但也可能出现记录错误。有些人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或者代他填写的人不知道他究竟何时出生。尤其需要填写多种数据资料时,人们往往会出错。此外,手写可能会比较难以辨认,或者一些人拒绝填写,甚至一些人故意填错。通过精细的核查有可能评估出这些误差的程度,但我们要清楚,测度值与期望值之间的微小偏差是确实存在的。最后,某些星座组合比随机情况下看起来更多的主要原因是,一部分人在竭力寻找这种组合而排斥其他组合。如果有一定数量的人在选择另一半时哪怕仅仅略微考虑了星座因素,也会导致该组合出现的机会增加。

        现在来分析现象背后的原因。统计结果表现出选相同星座或出生月份的伴侣较多,但实际上,很大程度上这可由生日的搭配来解释。记录表显示的同月同日生夫妻比预期值高出了41%。现实可能存在这样一种情况,部分人由于同月同日生而互相吸引,但也不应该有如此高比例,这其中可能大部分是信息回馈错误。普查表是由家庭中某一成员代为填写的,填写者可能因为没记清或不小心将自己的生日填在了配偶栏里。统计表中的另一项数据恰恰能证明这一错误的存在——很多夫妻性别相同。在约10900对夫妻中,显然其中一些人填错了对方或自己的性别。如果连性别都能填错,那填错生日就更不用惊讶了。


        表中最常见的生日是1月1日。这一情况类似于沃斯博士在统计中出现的另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在一些养老院中由于表格大部分是代填的,因此很多老人出生地都不在英国。好像如果不知道准确答案时,人们就倾向于最简单的回答。


        除了同月同日的夫妻比预期多出11500对外,还有很多夫妻生日同天不同月或同月不同天。出现这种情况的合理解释是可能反馈数据出错了。那些仅仅是月份相同的夫妻似乎也可以归为这一类,但也不能排除有些人就有选择同日或同月的偏好。


        最后一个疑点,就是如何解释相邻月份(或星座)为什么也比期望值高。为此,沃斯博士询问了英国国家统计局。结果被告知,普查中5%的返回数据中根本就没有生日信息,还有相当一部分难以辨认。在此情况下,生日数据就在先期数据处理过程中由系统自动生成,每个空白数据都填上当月1日,而月份则采取循环赋值方式。这就不难解释了。若夫妻两人的生日都需要系统填写,其中之一就被填上M月1日,另一个则会被填上M+1月1日。表中通常丈夫排在妻子前,因此绝大多数丈夫刚好比妻子大一个月。这恰恰也是沃斯博士所观测到的。


左右为难的“白羊”


        现在我们对这种现象是否符合占星学理论进行一个严谨的逻辑推理。每个星座都是从某月某日开始到下月某日,例如白羊座是指出生于3月21日~4月20日之间的人。那么以此为例,将出生于3月23~3月30日之间的人作为考察对象:他们更愿意与生于3月1日~3月20日之间的人结婚呢,还是愿意与4月1日~4月20日的人结婚?在某种情况下,夫妻可能生于同月,却星座不同,同时另一对夫妇可能星座相同却生月不同。如果第一种情况更常见,不论有意还是无意,出生的月份显然比星座更加重要。如果第二种情况更多,那么星座的确有很大的影响。


        结果很明显,那些星座相同而不同月的夫妇数量与预期值相差极小,不值得太过关注。相反,同月出生的夫妇比期望值多出很多。这些多出的可能是返回数据错误,但不管怎样都不是星座影响的结果。


        我们可以采取一些措施去除原始数据中的人为因素。首先,挑选出夫妻生日中出现1日的家庭。然后,校正表中那些同天或同月的统计数据。修正后的数据显示出与预期值相似的随机分布的特点,全然没有大大偏离预期的情况。


最终的较量


        分析表明,数十年来,主流占星学家将“爱情征兆”提升到一个概念高度:生日决定般配程度。除非有任何迹象证明英格兰及威尔士地区的2000多万已婚人士如此,否则那些单身者因星座而忧心忡忡就是在浪费时间。沃斯博士的研究证明在考虑到返回错误与归罪原则之后的修正数据表明,夫妻的生日和期望一样服从随机分布,而占星学对婚姻及其维持时间没有任何影响。


        占星学家对这一发现的回应是“结婚不意味着合适”。我想大家都会赞同这个观点,但沃斯博士的研究中所要求的一切表露了一种趋势,那就是合适的情侣们结婚并维持下去,而不合适的则会分离。不可能所有的婚姻都如同占星学所预言的那样,若有的话最多几个而已。如果星座存在影响,即便只有千分之一的概率,在如此大的样本空间中不可能检测不到。另外,即便存在,小到检测不出或可被忽略不计,存在又有何意义?


        占星学家的最终防线是说星座由于其自身太过遥远难以精确地测量,所以不可能做出精准的预言。这个说法更像是在自掘坟墓,因为它不但不能保护其占星学,相反的却几乎摧毁了完全基于观测的主流占星学。如果星座的确对此有什么影响,沃斯博士选取的巨大样本就如同一个硕大的放大镜,会将其分辨出来,可实际上却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种影响的存在。

        有些占星学家声称太阳星座对爱情的影响小于月亮、火星或金星星座,以及出生星位图中的其他一些星相和整个星盘组合情况。这些说法是“聪明的”,问题就在这里。这种情况类似于社会学家坚持的父亲职业对子女的人生机会和未来经济社会地位都会产生影响,但还要提出其他一些因素更重要(例如教育水平、个人智商水平、野心与运气等)的解释。也可以说大多数人和这些因素毫不相干。无论提出什么影响因素,要证明影响关系也不难,通过选取足够大的样本和运用适当的统计检验方法,这种影响能够被观测到。比如说,所谓的太阳星座也仅仅是占星学诸多参数之一,如果它确有影响,1000万的样本量应该足以证明。


        占星学家争论的一个更复杂的说法是,占星图单独使用是毫无意义的,只有星座和诞生时的其他要素相互作用才会有意义。事实上,如果星座有时候影响这个方面,有时候又影响另一个方面,其本身就是不可被归纳的(不能得出确切结论)。通过调查一个非常大的样本量,即使我们不能明确说明,至少也应该能证明其影响力的平均水平。但实际上什么影响也没有显示出来。例如,一些射手座具有某些特定的性格特征,而另一些则相反,像这样的论断很难有说服力,这意味着关于星座的普遍认知是没有根据的。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英格兰及威尔士地区的数千万对已婚情侣是因为占星学的“爱情征兆”而走到一起的。这并不奇怪,真正应该惊讶的是,如此多的人相信占星学,但却在伴侣选择结果上没有丝毫体现出占星学所预言的星座对爱情的影响。如果相信星座并按照其信条去选择伴侣的人足够多的话,那么即使本来无关,占星学所预言的一些结合也应该比期望值高才是。结果并没有出现这样一种局面,这恰恰表明相信占星学的人一定不是很多。这又恰好印证了一句老话:真理不因信仰者的多少而改变。


        如果还需要说什么,让我们偷师占星学家,来看看两个当年非常被看好的例子。天蝎座与双鱼座的结合被占星师认为是黄道十二宫中最完美的一对,但身为双鱼座的伊丽莎白·泰勒与身为天蝎座理查德·伯顿的婚姻几乎可以用“暴风雨”三个字来形容:1964年,两位电影明星第一次走入婚姻的殿堂,10年后分手;15个月后,在南非他们决定再一次敲响婚姻的大门,不足一年再次各奔东西。与泰勒和伯顿一样,布鲁斯·威利斯(双鱼座)与黛米·摩尔(天蝎座)的高调婚姻同属“双鱼-天蝎”组合,但二人也同样在痛苦中挣扎了11年,旷日持久的争吵让他们的婚姻生活终结于1998年。


        现在看来,星座的确不能为爱情指引方向,那么,我的爱情究竟谁做主?答案应该不言而喻了。

拓展阅读:

星座能否影响爱情?(上篇)

文:任明亮 

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科学探索中心

其他内容请(微信公众号:天文物理)回复:更多

即可获得你不曾看过的精彩内容


并可于本文末留言评论、建议、发表观点等

推荐
微信公众号:天文物理

群 星 璀 世 事 繁 万 物 有 

长按或扫描识别关注

简介:天文物理及相关科学知识及资讯的分享科普


首页 - 博科园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