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毅资产邱国鹭谈“影响股价涨跌最重要的两点”

摘要: “这个市场每天的诱惑太多、压力太大,你如果整天飘来飘去一定会变形的。”

10-30 22:06 首页 聪明投资者
前言

高毅资产今年业绩很好,“聪明投资者”后台来问高毅资产的读者很多。

 

查了一下朝阳永续数据,高毅资产董事长邱国鹭掌管的产品金太阳高毅国鹭1号今年赚了32.79%(截至8月25日)。



“聪明投资者”翻出去年9月新浪财经对邱国鹭做的专访,文章记录了这个“有着聪明的头脑却在A股‘傻傻’践行着价值投资的职业投资人”“宁数月亮不数星星”的坚持,除了投资理念,邱国鹭还分享了对当时市场的一些判断,现在回头看,也可以做一些验证。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新浪财经



19岁,作为A股第一批投资者,他组织同学通宵排队购买厦门“老四家”的股票认购证,掘得股市中第一桶金;


31岁,这位福建出身的小伙子已在美国一家60亿美元的资管公司担任最年轻合伙人;


36岁,这位华尔街精英在2008年回国,以投资总监的身份带领千亿规模的南方基金交出了漂亮的成绩;


41岁,他一手打造业内领先的平台型私募公司,他是高毅资产董事长邱国鹭——有着聪明的头脑却在A股“傻傻”践行着价值投资的职业投资人。

 

在2015年上半年,高毅资产开始发行主动管理型产品。


从“疯牛”到三次“股灾”,一年多过去了,沪指大跌2000多点,数千只私募清盘,但高毅旗下的该批产品却保持较好的正收益并且近期都创出了历史新高。

 

“也有少数人从5178点到现在也赚钱了,但要么是靠逃顶,要么是靠卖空。我们却不同,主要靠精选个股,立足于做基本面研究,赚企业成长的钱。”邱国鹭说道。

 

从海外回到国内,又从公募转战私募,邱国鹭最深刻的感受就是,投资中相通的东西是多于不同东西的,以不变应万变。


那么,究竟是什么秘密武器让邱国鹭在波诡云谲的资本市场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呢?价值投资与逆向思维是邱国鹭的两大绝招。

 

在A股谈论价值投资,似乎“很傻很天真”,因为绝大多数人都热衷于炒题材、追热点与短期投机。但在邱国鹭看来,这绝对是误区。

 

“那些搞投机的人,可能某一年翻倍了,但第二年可能就净值就跌到了7毛钱。我们有些产品最高是在去年4500点发行的,其实就是在坚持做价值投资。”


宁数星星不数月亮


邱国鹭认为挑选到真正有价值的股票关键在于两点:第一,选择好的行业;第二,在这个行业中找最有竞争力的公司。

 

有个笑话是这样说的:“来,咱们来数星星。你智商低,你数月亮。”


但邱国鹭认为投资宁可数月亮,也不要数星星。星星那么多你总是数不过来,但是月亮只有一个。

 

所谓“月亮”,是指在门槛较高的行业里,经过激烈的市场竞争与行业洗牌后笑到最后的企业,也就是大家常说的寡头。


而“星星”则是在行业集中度低的行业里,百花齐放,存在参差不齐的各种企业。做好投资就是要找寻门槛最高的行业里最好的公司。

 

“比如做团购、P2P以及O2O的,最初都是几百家、几千家,最后真正存活下来的也就三五家。我们一直强调做事情得符合行业规律,符合经济的内在规律,要了解不同行业的属性。


比如说餐饮业与服装业,肯定是要百花齐放的,因为大家不会都在同一家餐馆吃饭。但是你说像P2P、O2O等,每个都号称能做几十亿市值,这是很可笑的。”


邱国鹭谈到,投资一定要回归常识,其次是要有洞见。但现在A股很多人掉进了“从0到1”的陷阱,而“从0到1”本身就是一个充满了不确定性的过程。

 

“像国外的Facebook、亚马逊、苹果是真的做大了,但我们很多公司是靠着讲故事就想做大。企业家之间也会攀比,如果靠讲故事就能赚钱,那谁还会去做实业。像国内的华为、美的也都是在很专注的做一个领域。


有很多公司动不动就并购一个公司或者搞转型,我觉得这些都很不靠谱,连主业都做不好,转型其他行业就能做好吗?”


邱国鹭认为A股对追求新鲜事物过于疯狂,以至于很多都忽略了常识,也不管有没有确定的未来。 


好股票是能在黑天鹅时加仓的


对于市场炒作的热点,邱国鹭尤其选择退避三舍,他更倾向于逆向投资,人弃我取。


不管是巴菲特、索罗斯,还是投资领域的其他集大成者,大多数都具有超强的逆向思维能力。在邱国鹭看来,股票是否适合值得逆向投资,主要在于以下三点:

 

第一,看估值是否够低。并不是所有急跌的股票都值得买入,“不接跌下来的飞刀”。如果有些股票估值一开始就过高,那么下调的空间就较大。

 

第二,看遭遇的问题是否是短期问题。例如2013年白酒行业十分低迷,但主要原因是八项规定等反腐措施。

 

第三,看股价暴跌本身是否会导致公司得基本面进一步恶化。


例如雷曼的股价下跌直接引发了债券评级的下降一级交易对手追加保证金的要求,这种负面效果带来的连锁反应就不适合逆向投资。

 

邱国鹭认为,真正好的股票是能在低点和黑天鹅的时候加仓的。


“我们不参与主题炒作,因为那种都是博弈的钱。我们做基本面的研究,不去赚那种割韭菜的钱。


其实去年底我们买白酒的时候,整个公募行业配置白酒的比例还不到1%,我们更喜欢去研究大家不太喜欢的地方,因为拥挤的地方很容易产生踩踏事件。”

 

对于当下市场炒的很热的金融板块,邱国鹭认为,虽然价格很便宜,但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盈利有不确定性。


还有上半年很火的周期股,如有色、钢铁等,更多的也只是短期的资金炒作,因为中国经济正在转型,它们的基本面不太支持。


便宜才是硬道理

  

邱国鹭一直喜欢引用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尔顿说过的一句话:“只有买的便宜才能卖的便宜。”


他认为,当下不管是一级市场的估值还是二级市场的炒作,有一些都太疯狂。

 

“当然,有很多天使投资或者vc的成功案例,但是国外估值都是几千万、几个亿,但我们都是几十亿、几百亿。有的是忽悠老百姓,炒作的人其实自己都不相信。所以骗了很多散户跟进,但最后又被割韭菜。”

 

投资中影响股价涨跌的因素是无穷无尽的,但最重要的只有两点,一个是估值,另一个是流动性。

 

估值就是价格相对于价值是便宜了还是贵了,估值决定了股票能够上涨的空间,流动性则决定了股市涨跌的时间。


如果大家买入股票的时候特别贵,那么意味着将来必须卖给另外一个比你出价更高的傻瓜去接盘。但投资不能抱有侥幸心理,老指望别人当傻瓜。

 

“像计算机软件、传媒等新兴产业,其实估值还是较高。即使斩去一半,离我们心中的买入价格还是有距离的。


我总觉得只要能够在买的时候控制好价格,亏钱的概率就小。为什么三轮大起大落我们还能保持盈利,因为我们充分考虑了向下的风险。”


邱国鹭认为很多股票估值仍然偏高,还未跌到理想的买入区间。

 

从投资经理到董事长

 

从南方基金转战私募,邱国鹭并没有靠着自己的名气去单打独斗。


他召集了原博时基金股票投资部总经理邓晓峰、原中银基金权益投资总监孙庆瑞等一批明星基金经理打造了高毅资产——一个新型的平台型私募。

 

邱国鹭解释道,平台型私募与其他私募公司最大的差别在于,大多数私募其实靠的都是创始人的个人魅力跟个人能力,但高毅给一批有天赋和经验的基金经理创造了一个并肩作战的平台:配备一流的投研支持,一流的品牌背书,稳定的资本募集,还有完善的内控风控。

 

此外,高毅资产采用多项创新机制,包括投资经理跟投机制,确保与持有人的利益高度一致;产品以投资经理名字命名的机制,激发投资经理为自己的个人名誉而战;投资经理高业绩提成机制,使投资经理的收入高于自己独立创业所得;投研人才股权激励机制,以人为本、立足投研的企业文化;奖金递延机制,保持团队稳定性。

 

现在,邱国鹭除了担任基金经理,还肩负着高毅资产董事长的角色。


“投资者更需要的是一种批判性思维,管理者更需要的是一种同理心,这两种思路是完全不一样的。我的好处在于既当过管理者,也当过投资者。而且我以前在国外也创立过对冲基金,所以我对这两方面还是比较驾轻就熟。”


在两种角色之间切换,邱国鹭游刃有余,得心应手。

 

投身股市24年,邱国鹭见证过A股的开始,经历过1999年纳斯达克科技股的泡沫破裂,也参与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对冲基金对华尔街投行的挤兑。


现在,他刚刚从A股的5000点震荡中松下一口气,前面还有更远的征程在等着他。

 

“这个市场每天的诱惑太多、压力太大,你如果整天飘来飘去一定会变形的。25岁时,我在美国读研究生,每天研究各种各样的股票。当时我就知道这个东西是我擅长的,也是热爱的,我就想找一个自己最擅长热爱的事情。”


或许,支撑邱国鹭经历这跌宕投资生涯的就是不忘初心。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可进入“聪明投资者”官网哦!



首页 - 聪明投资者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