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财经丨男神靳东爱玩的“宾果消消消”要上市啦!但这家公司可能正拿它在“赌”!

摘要: 招股书自黑未来全是“坑”,是否只为堵上市圈钱?

10-09 12:53 首页 羽化财经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编辑|乔丹

作者丨乔丹

本文由羽化财经原创,感谢分享

 

业内人士指出,近两年,头顶“风口”光环,带病强行IPO,上市后业绩立马变脸的公司并不少见,这就提醒投资者擦亮双眼,明辨真相。


在近期的一部热播剧中,你可能发现男神靳东玩的一款游戏似曾相识——“宾果消消消”。没错,就是这款游戏,开发它的公司——北京柠檬微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过去几年花了高达1.3亿元的推广费,才成功地将这款游戏植入电视剧中。

 

眼下,这家游戏公司正在谋划IPO登陆A股,但公司账本上显示,其目前的全部收入都来自于这款“宾果消消消”。招股书显示,2014年到2017年1-3月,柠檬微趣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19.37万元、4889.30万元、1.94亿元以及9062.02万元,尽管业绩在稳增长,但披露的一些细节,还是让人对其未来发展打出一百个问号。

 

此前,有投资者质疑柠檬微趣以一款“宾果消消消”堵明天胜算几何?我们现在要告诉你的是,他没你想的那么多,也许他只是堵个成功上市圈钱而已……

 

IPO前夜 ,懂行股东退出 ,不懂行者突击入股


2017年初,柠檬微趣的两大实力股东,金山安全和蓝港在线相继退出,其中蓝港还是游戏行业老手,作品包括《黎明之光》《王者之剑》《蜀山纪》等。


当初蓝港互动围绕“内容娱乐化”进行了一系列投资,包括电影和游戏,旨在推动业务互动及品牌融合,达到跨界IP的双向协同效应。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公司在2015年投资柠檬微趣,业内彼时评价此乃其围绕“内容娱乐化”的战略投资之举。

 

按常理,等到柠檬微趣上市,股东躺着赚上百倍都属正常。可为何在即将上市最大化兑现投资回报的节点选择退出?

 

针对这一疑问,羽化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联系蓝港互动,公司给出的答复重点是:公司在此投资中已经获利。


昔日的战略投资最终变成了并非最佳时机退出的财务投资,这除了让业界唏嘘之外,也有评论指出,也许蓝港互动对柠檬微趣的发展前景,甚至能否顺利上市都产生了怀疑。

 


懂行的人退出之时,也有不懂行的人却在IPO前夕突击接盘。

 

柠檬微趣招股书中披露了最近一年新增股东及自然人这一部分披露的股东情况,其中包括红杉盛德股权投资中心等机构,以及李斌、孔毅等自然人股东。且这些突击入股的股东买入价格均在26块钱左右,对应的公司市盈率高达50多倍。


在这些突击入股的股东中,鲜有背景和游戏行业有过交集的。其中入股达100万股的自然人股东李斌。通过查阅公开资料显示,其此前曾参与过一些A股公司的再融资项目,且退出周期较短,游资特征相对明显。

 


业绩基本靠砸钱推广,研发后劲已显不足

 

柠檬微趣在招股书中坦诚“前期拼研发,后期拼推广”,这说明,公司在市场竞争中,越来越依靠市场营销而非继续研发,推动产品升级迭代后形成的技术壁垒优势。

 

2014-2016年,柠檬微趣营业收入1119.37万元、4889.3万元和19366.79万元,同期净利润为235.31万元、156.64万元、6091.48万元。以此计算,2016年柠檬微趣的营收同比增长了2.96倍,净利润同比增长37.88倍。

 

业绩暴涨的背后,公司自揭是因为狂砸钱大搞推广,过去两年宣传推广费用高达1.3亿元,远超同行许多公司。

 

数据显示,2015-2017年一季度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574.53万元、8208.36万元和4043.59万元,其中市场及推广费用分别为2485.83万元、7265.1万元和3463.53万元,占同期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86.18%、88.5%和85.66%。从销售费用率来看,2014-2016年柠檬微趣分别为12.47%、52.86%和42.38%,而同期可比上市公司平均值分别为16.92%、14.95%和11.99%。

 


值得注意的是,柠檬微趣的研发投入在营收中所占的比例呈现逐年下降的态势。2014-2017年一季度,柠檬微趣的研发投入金额分别为316.82万元、703.24万元、1422.4万元和587.11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8.3%、14.38%、7.34%和6.48%。


 

尽管公司称占比下降是因为公司营收持续扩大,但不可否认的是,公司在“宾果消消消”之后推出的几款游戏,亮点平平,槽点却很多。

 

玩过消除类游戏的人都知道,在手机屏幕的框框中,将至少3个形状颜色相同的糖果连成一排,得分,如果你犹豫、迟疑,游戏马上会对你做出提示,如果到了后期得分不够,系统会提醒你购买道具。

 

在两三分钟一局的“宾果消消消”中,大概有一半的时间,你在观看游戏自带的“酷炫”画面,看着系统自己得分过关。

 

“宾果消消消”之后,柠檬微趣于2017年5月发布了复制自己的“怪兽消消消”,就是将游戏中的糖果换成了各种小怪兽,性质还是一样。

 

与“宾果消消消”同质的消除类游戏还包括“开心消消乐”、“天天爱消除”,值得注意的是,“开心消消乐”的开发公司乐元素曾以“不正当竞争”起诉柠檬微趣,双方最终协商和解,但这之后柠檬微趣的“宾果消消乐”才更名为现在的“宾果消消消”。

 

“宾果消消消”位居2016年度热门游戏排行第三,据了解,2017年5月份热门游戏排行榜显示,“宾果消消消“排在第七位,活跃渗透率为1.01%,只有排在第二的消除类游戏“开心消消乐”活跃渗透率6.04%的1/6,“宾果消消消”的魅力正在减退。

 

柠檬微趣的招股书显示,公司产品的用户活跃度在下降,付费用户的比率也在减少。也就是说,靠《宾果消消消》没有办法继续维持高收入和高增长。

 

 

于是,柠檬微趣指望上市募资来推动6个游戏项目,并加强运营。有媒体指出,这好像陷入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经典悖论。

 

招股书自黑未来全是“坑” ,是否只为堵上市圈11亿多?


对于柠檬微趣上市可能面临的风险,公司倒是很“很实诚”地表示,这些风险涉及包括未来产业政策、公司经营、新产品开发等各方面的不确定性,甚至直陈未来有业绩下滑风险。


例如在招股书中,柠檬微趣坦诚,游戏行业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公司业务现状上,“宾果消消消”占收入100%,且前五大客户的营收占比已高达70%以上,在未来发展上,公司表示新产品开发投入市场上可能玩家不买账,前期投入的巨大研发成本,可能会付诸东流。


这些表述不禁让人有种强烈的“满地是坑”的感受,既然公司在现在和未来都有这么多的问题和风险,且貌似没有什么完全的应对之策,为什么还非要此时谋划上市,而且募资不菲,多达11亿多元?

事实上,从整个游戏行业的大背景来看,柠檬微趣的业务发展可谓危机四伏。


一个为游戏行业所不争的事实是,今年开始,游戏市场已经趋于饱和了,端游手游的增幅都有所下降。市值高达三万亿的腾讯,2016年其游戏板块的营收占总营收近半数,且掌控着游戏领域的半壁江山;“二当家”网易,位居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榜第5名,其2016年游戏领域的营收占其总营收的比例更是超过70%。

 

腾讯和网易抢占了六成市场,剩下的游戏公司只能划分剩余四成,其中一部分做垂直的细分领域,比如二次元加游戏,社交加游戏一类的,再一个就是现在智能机越来越发达,游戏人群扩大,手游已经向重度类发展了,比如现在热门的游戏,王者荣耀、阴阳师、龙之谷、梦幻都属于这类。

 

不过,游戏行业的风险也渐渐暴露于市,号称游戏领域“新贵”的吉比特近期因产品单一、业绩下滑等因素遭遇跌停行情。从年初上市至今,吉比特被贴上众多标签的同时,股价曾一度超越贵州茅台成为A股市场第一高价股。如今,贵州茅台已突破500元/股,吉比特则走下神坛,其股价更是距其最高时的371.9元/股跌去逾40%。

 

综合而言,正如一位游戏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对羽化财经所言,柠檬微趣靠吃一款偏轻度的“宾果消消消”的老本终有一天会吃光的,游戏没有特色,投入再多的研发也无济于事,市场大众不接受。


从财经角度解读行业大事

羽化财经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羽财经


首页 - 羽化财经 的更多文章: